无理狸

=狸狸子
我喜欢和大家聊天


[Fate]一片雪花落了下来

-0-
——“Yet my memory is still sweet with the first white jasmine that I held in my hand when I was a child.”
——Tagore The First Jasmine

-00-

Es Ist Ein Schnee


-01-

远处传来了乐声,飘渺中带着即将到来的寒冷。从被厚重窗帘半掩着的窗户望出去,天空带着一片灰,云却是少极。空气似乎被带动了,鲜见得也有了一次灵气,也许远方发生了什么事吧。

我吃力地坐直身子,想拉开那遮住视线的另一半窗帘。虽说拉开与否,与我都是无用的,但是想要与外界接触的心是无比的真切。它是如此鲜活的,如今在我的胸膛里跳动,而我甚至听到了那激烈的生命的声音。

“……远方发生了什么事吧。”最终也没能哪怕离开床铺一步,我半倒在柔软到令人作噁的枕头上,静静地听着不知为何开始剧烈跳动的心音,和着远方的乐声。


-02-

从我无法再行走,到如今似乎有个把年头了——至于是多少,实在是记不清了。床铺上的岁月总是缓慢到粘稠,它虽然是流动的,却也是让人厌的。况且岁月在流逝,降临于我的时间却没有。
不再在意窗外的歌声,我将目光转移至天花板。雕刻着繁复花纹的不知名的,也许是圣经中的某一段落,总是有一种奇妙的安眠作用。我不禁感谢起布置房间的那位人,虽说不太记得是哪位了。

模糊中这样想着,天花板某个角落里的一个天使在视野里开始打转,直到所见的一切都揉成一团,不再能分辨出来。

我想,我现在睡着了。
或者说,只是到了梦里。

默默叹了口气,我开始环顾四周。这又是谁的梦呢,带着迷茫的孩子才会这么轻易将我放进来。
如果当真是孩子,那么他,或者她的梦境未免太过干净了。


-03-

视线里是一望无际的白色,目光能够达到的最远处,也仅仅是模糊后的混杂了灰色的白。并且伴随着绝对的安静,似乎连空气也凝固了,即使走动起来也听不见脚步声。

我不禁感到有些新奇。弯下腰偏头看着脚跟,确实是穿着我所有的鞋中跟最高最细的被打造的和艺术品一样的,也是我最不喜爱的那双。以往无论是什么梦,这双鞋的声音都是清晰无比的。且不说它同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的刺耳又尖锐的那类,即使是柔软如贵族女士钟爱的厚重地毯,也有声音的回应。弯起食指抵着下唇,我轻轻笑了起来。

“多么有意思的人啊,您。”

我缓慢地转过身。眼前不再是单调到可怖的白色,那突然闯入眼帘的色彩竟让人眼睛有些生疼。灿烂如初冬阳光的那头金发,由衷得让人赞叹不已。面对着眼前那双带着恼怒,却仍然隐忍占据上风的包容的碧眼睛,我加大了微笑的弧度。

“这可真是许久不见了,我的——”


-04-

迎面猛然袭来了混杂着眼前的人的愤怒的风,硬生生堵住了即将倒出的话语。我慢悠悠呼出一口气,便也不再说话。因为突然出现的色彩而得以划破的白色再一次凝和。

沉默蔓延开来,我有些许悲伤地垂下眼帘。双手提起裙䙓——即使并不是长裙,缓慢地行了个估摸算得上合格的礼。
他嘴唇微微张开,然而什么也没有说。有些好笑地瞥了他一眼,我转过身,踩着发不出声音的高跟,向背离方向走去。

“就这么走了吗,——”

眼前的白色也开始旋转、模糊,突然卷来的黑色将这个梦境一点点撕碎,直到露出了能够让我通过的门。我回过头,那样的颜色已经有些不清晰了。

“又忘记了啊,在梦里不能被唤名这件事。”

“这般大意可不是件好事,我的王。”


-05-

被迫推出梦境的感觉并不好,甚至可以说糟糕透顶。盯着天花板上的雕刻,只感觉脑中一团浆糊,思考不能。

很久之后,我才想起来一些事情。
比如,在大白天的不列颠,那个人怎么会在梦里。

更何况今日的大不列颠是如此热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


我是狸狸子ϵ( 'Θ' )϶假装说是初次见面啦ww
企图嫖旧剑已经有这么——久啦!!!鼓气勇气发点上来quq
bug可能就是无穷无尽多这样吧(哎嘿
想要评论,嫌弃我也好怎么说都好想要评论…!!!!|( ̄3 ̄)|
能够看到这里真的是大感谢!!!!!给一个大大的mua!!
祝阅读鱼块(比心

评论(2)

热度(2)